您现在的位置: 站点首页> 正文>
 
学院信息2014年15期
2014-12-29 10:57:46
作者:SystemMaster

【焦点关注】

攻坚克难 教育在路上

2014年在中国教育史上绝非平常的一年, “深化改革”挂帆而起,四中全会带来了依法治教的东风;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方案与四个配套“意见”一起构成“新高考”的基石;职业教育得到了异乎寻常的重视,这块中国教育的短板有望成为支撑教育发展的“半边天”……教育公平、教育创新成为新常态,渴望技术进步给教育带来的新变化,期待以开放推动中国教育改革前行。

好老师,让党和人民满意

  9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三十个教师节来临之际来到北京师范大学号召全国广大教师,做党和人民满意的好老师。

  满意二字,千钧重!唯有成为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知识、有仁爱之心的好老师,才能为发展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教育,培养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作出更大贡献。

  红七条,筑牢师德底线

  201410月,教育部发布《关于建立健全高校师德建设长效机制的意见》,首次划出对高校教师具有警示教育意义的七条红线,禁止在科研工作中弄虚作假、抄袭剽窃、篡改侵吞他人学术成果、违规使用科研经费以及滥用学术资源和学术影响,禁止对学生实施性骚扰或与学生发生不正当关系等。

  教师的职业道德关系人才培养质量,影响社会道德风尚。红七条力在筑牢师德底线,守住社会的期待!

  医教协同,深化人才培养体系

  维护亿万人民的健康离不开医术精湛、医德高尚的医务人员队伍。1127日,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工作推进会在京召开,就贯彻落实《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精神,推进临床医学教育综合改革作出了部署。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建成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三阶段有机衔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准化、规范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

  高校智库,凝聚中国智慧

  高水平智库是高等教育质量的显著标志。智库建设是深化综合改革、推进制度建设的总揽性抓手。

  今年,教育部印发《中国特色新型高校智库建设推进计划》,紧紧围绕五位一体总布局和四化同步新要求,聚焦国家急需,明确建设目标,立足高校特点,以学者为核心,以机构建设为重点,以项目为抓手,以成果转化平台为基础,创新体制机制,整合优质资源,打造高校智库品牌。

  省(部)校共建,孕育优质新闻人才

  20144月,光明日报与中国政法大学合作共建光明新闻传播学院正式签约,拉开了中央媒体与高校共建新闻学院的序幕。此后,新华社与北京大学签署了共建协议,人民日报与清华大学签署共建协议。

  目前,从地方党委宣传部和高校共建新闻学院到中央媒体和高校共建新闻学院,这种合作在持续推进,正走出一条新闻教学与新闻实践相互融合的新路子,我们共同期待——有正确立场、人民情怀、责任担当的新闻人才桃李芬芳。

  信息化施工图,为教育插上翅膀

  124日,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以及中国人民银行五部门联合印发《构建利用信息化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有效机制的实施方案》,为未来6年的中国教育信息化绘制了施工路线图

  《方案》提出,到2015年,全国基本实现各级各类学校互联网全覆盖,其中宽带接入比例达50%以上,拥有网络教学和学习环境;初步建立起丰富多样的优质数字教育资源,实现各级各类教育资源的普遍共享。

以教育开放促进教育改革

以开放促改革,是我们在探讨如何变革教育时,对于高等教育改革路径的一种认识。由钱学森之问开启的高等教育之问被视为是一个天问,高等学校的主要问题在于严重的行政化、官本位价值。高等学校的管理权限在教育部和省级政府,校长书记通常是按照官员模式任命空降的,他们对学校的责任和使命往往缺乏内在的情感联系。老师被行政化的管理指标所驱使,捆绑在计划学术、教育GDP的战车上,无暇顾及学生和教学改革,高等学校的教学和课堂一成不变、沉闷死板。作为一个比较,义务教育实行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尽管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依旧,人民群众多有不满;但中小学的课程改革、教学改革、教育改革已经丰富多彩,正在呈现活泼的生机。

缺乏内在改革动力的高等学校,需要探索有效的改革路径。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经验提供了富有启示的借鉴。体量巨大、自我革命乏力的国企是如何改革的?那就是通过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发展民营经济,形成多种所有制的市场竞争,在此基础上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最后纳入WTO的新的游戏规则。应当看到,发展、改革、开放是评价教育变革的三个相互独立的维度。近30年来,显而易见,发展的成效最大,改革其次,而开放的步伐最小。因此,在2010年颁布的《规划纲要》单列一章,提出扩大教育开放的要求。

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已经出现了开放促改革的实例。前些年开放香港地区的大学在内地招生,虽然只有区区数百人的名额,但由于学生有了选择权,高校之间产生了竞争,有效地改变了北大、清华朝南坐的姿态,采取增加奖学金等优惠条件以吸引优秀学生。一批洋大学落户,为学生提供了更多的选择。如珠海联合国际学院实行的全人教育、西交利物浦大学实行的培养世界公民的教育,其培养的学生质量之高,受用人单位的欢迎,都是十分具有认识价值的。最近几年,教育对外开放的步伐明显加快,在越来越多的优秀学生用脚投票,逃离应试教育之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外优质教育资源进入中国,包括新开张的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等等,也包括一些著名的中等教育、职业教育机构,其对中国教育的影响力将会逐渐显示出来。

改革大学教学模式的另一个探索,是本科工程教育改革争取获得《华盛顿协议》的认证,中国已经成为这一协议的预备成员;同时,正在争取加入高职层面针对工程技术专家认证的《悉尼协议》。

但是,教育开放还有另外一层含义:教育不仅需要对外开放,也需要对内开放。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的核心思想,是进一步加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核心作用,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任务,要求实行管办评分离、通过委托管理、购买服务、开展第三方评价,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

在政府不差钱之后,特别需要警惕和改变政府包揽教育,包办教育的思路。今天强调开放教育,解放教育生产力,既具有拾遗补缺的传统功能,更重要的是满足教育多样化发展的选择性功能。一方面,在很多沿海地区,民办学校是农民工子女入学的主要渠道,农村亟待发展普惠性的廉价的民办园;与此同时,许多家长不满千校一面、压迫儿童的应试教育,进行教育自助,出现在家上学以及家长自组织的小微学校小微幼儿园的探索,囿于现行的教育法规和政策,它们尚未能合法化。如同经济领域的小微企业那样,这些小微教育机构将是青年人开展教育创业、解决就业的一种选择,大量的小微学校和教育机构,也将成为教育创新最重要的土壤。

熊丙奇:落实依法治教是解决老大难问题捷径

201411月、12月间,黑龙江教师的停课讨薪事件,引起舆论广泛关注。先是肇东市数千名教师停课讨薪,接着,黑龙江多地又出现或大或小范围内的教师维权事件。教师们公开发表维权书,提出了提高工资待遇,停缴养老保险费等要求。对此,黑龙江省教育厅、财政厅表示,要争取尽快解决教师们的合理诉求。1222日,又有媒体报出河南固始县200余名教师罢工。原因是拖欠绩效工资,而承诺的涨工资却没有兑现,每月还要扣掉工资的18%,尽管当地官方称,将全面落实有关文件不折不扣,但至今200余名教师仍然聚集在固始县政府门前。湖北武汉、安徽铜陵等地也相继发生了停课讨薪事件。

需要追问的是,为何教师的合法合理诉求,长期得不到解决,迫使老师采取停课等方式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这是典型的不依法治教。

按照《教师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如果地方政府没有依法保障教师待遇、拖欠工资,应该依法追究责任。但现实中,问责几乎很少发生,因为往往就是由政府部门自己问责自己。就像黑龙江肇东市的欠薪事件,至少应该由其上级机关追究责任,如果欠薪确实存在,应该限期归还被挪用的经费,并对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因此,依法治教首先要完善教育问责机制,从政府自行问责,改革为人大机构问责,人大有责任检查教育法律法规的执行情况,追究政府不履行保障教育经费的责任,在人大问责基础上,再引入司法问责,追究欠薪中的违法犯罪行为。如果有严肃的问责机制,地方政府会一再不落实法律,依法保障教师的合法待遇吗?

其实,与教师待遇长期得不到有效解决一样,我国很多老大难的教育问题,都源于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没有落实依法治教。比如,近年来连续爆发的校园性侵、猥亵、性骚扰案件,2014依然是教育热点,宁夏教师性侵12女童等案件触目惊心。这毫无疑问是一个法律问题,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可是有些却一直被视为师德问题,成了教育系统、学校的内部问题,首先由学校进行调查、处理,这就把本属于法律的问题,变为学校的内部事务,有的就被私了,当事教师仅仅被调离原岗位。还有教师体罚、变相体罚学生问题,也是每年舆论关注的教育热点,但这在《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早有明文规定,可是,具体到现实,学校、家庭、社会、司法,并没有对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发展,提供全方位的保护。

依法治教,就是要从政府、到学校,再到教师、学生,都按照法律规范行事,政府不能不履行法律责任,也不得越权干涉学校的办学;学校不得纵容教师、学生的违法犯罪,也不能侵犯教师、学生的合法权利;教师不能利用职务之便,谋求非法利益,也不能在教育教学活动歧视对待学生。这些都在现行法律法规中有明确规定,但执行、落实成为一道难题。

像高校的学术不端问题,教育部门、科技部门都要求零容忍,但经常不是由学术委员会独立调查处理,而是由行政部门处理,用行政规则代替学术规则,在一些学校,行政力量还成为学术不端的保护伞,2014年,北大、清华都颁布了大学章程,希望由此实现依法自主办学,可是,如果章程规定的条款,诸如学术委员会是最高学术权力机构师生共治,在现实中根本不落实,同时无人问责,章程就可能成为摆设。

要落实教育法律法规,强化问责机制,引入人大问责、司法问责,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是,要改革教育管理制度,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学校的民主管理。如果权力不受监督,教育管理、学校办学,就不会依法行政、依法办学,而是以行政的意志、长官的意志办学。

这需要学校真正建立现代治理结构,教育的归教育、学术的归学术、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让政府、办学者、教育者、受教育者在教育管理、学校办学中,依法履行职责,同时依法享有相应的权利,这才能逐渐消除教育投入不足、教师待遇低、学生权利受侵犯、学校办学不均衡、办学缺乏自主权、教育腐败学术腐败高发等教育老大难问题。

解决教育老大难问题,没有捷径,如果非得要找一条捷径的话,那么,踏踏实实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面推进教育领域法治化进程,实现依法治教,就是最快的捷径。

                                                        (来源于《人民网》)

 
版权所有 德州学院党委、校长办公室
学校地址: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大学西路566号
邮政编码:253023 电话:0534-8985888 邮箱:dzumsk@dz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