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站点首页> 正文>
 
学院信息2015年第2期
2015-06-30 08:41:37
作者:SystemMaster
 

【高层动态】

新常态下的思维方法——再谈辩证法

 

 201212月,习近平在广东考察时说:“改革也要辨证施治,既要养血润燥、化痰行血,又要固本培元、壮筋续骨,使各项改革发挥最大效能。”

201311月,习近平在十八届三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说:“在推进改革中,要坚持正确的思想方法,坚持辩证法。”

2014年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说:“‘稳’也好,‘改’也好,是辩证统一、互为条件的。”

2015123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辩证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进行第二十次集体学习。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2015612,习近平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讲话,号召全党同志学习陈云同志,“不断接受马克思主义哲学智慧的滋养,自觉坚持和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

 “稳”和“改”的辩证统一

唯物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方法。唯物辩证法认为,世界是普遍联系、永恒发展的,内在的矛盾运动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动力,必须坚持用全面、联系和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当前中国经济正进入“新常态”,各种矛盾和问题相互交织。习近平在贵州考察时也指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呈现速度变化、结构优化、动力转换三大特点。在这种背景下,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了辩证思维对推动改革、谋划发展的重要意义。

指导西部实践的思维方法:中央政策与地方实际的辩证统一

在贵州考察期间,习近平听取了贵州省委和省政府工作汇报。他希望贵州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培植后发优势,奋力后发赶超,走出一条有别于东部、不同于西部其他省份的发展新路。

“要实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全国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不能掉队。东南地区底子好、发展快,中西部地区正是发展的当务之急。”许耀桐认为,习近平在贵州强调辩证思维,可以说是给贵州以及广大中西部地区的发展烧了一把“火”,告诉他们要把中央政策与当地的实际结合起来。地方干部应当从中受到启发,在辩证思维的指导下做好各项工作,改变旧有的思路,调动各方积极因素,主动进取。

全面均衡发展的思维方法: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的辩证统一

“守住发展和生态两条底线”是习近平对贵州提出的要求。他强调,要正确处理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在生态文明建设体制机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试,把提出的行动计划扎扎实实落实到行动上,实现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协同推进。

在贵安新区,习近平表示,中央提出把贵安新区建设成为西部地区重要经济增长极、内陆开放型经济新高地、生态文明示范区,定位和期望值都很高,务必精心谋划、精心打造。习近平强调,新区的规划和建设,一定要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不能降格以求。

“习近平总书记之所以在贵州强调要运用辩证思维,其目的在于鼓励贵州打破僵化传统的思维,发掘新的经济社会生长点。”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王东说,“中西部地区可以通过转变发展思路,走出发展的新路子。从长远的角度来说,这也对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有重要意义。”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辩证思维是一种全面地看待问题的方法。我们需要辩证地看待经济的新常态,不能片面地追求发展速度,要将着力点落实到调整上,调整发展速度和经济结构,推动产业转型升级。”

 

【知识链接】

辩证法(dialectic)一词源于古希腊,它的基本涵义大致有如下几种:(1)对话、交谈、讨论、争论;(2)推理;(3)使用语言或某种方言。而且在古希腊此三种涵义中又以第一种即“对话、交谈、讨论、争论”最为常用和根本。在哲学史上,第一个使用“辩证法”这一术语的是苏格拉底。据色诺芬说,苏格拉底是经常使用“辩证法”的践行者。

苏格拉底说,“辩证法这个词就是人们聚在一起,共同讨论,按照事物的本性进行选择而得来的。因此必须作最大努力作好准备,进行充分的研究;因为这会使人成为最高尚最能领导和最能推理的人。”可见,辩证法有谈话、选择、推理等涵义。早期希腊哲学是在对自然哲学宇宙论的探讨中深刻体现了辩证法。例如:赫拉克利特就是这一时期的最大代表,他对于客观感性世界矛盾现象的意识集中体现于他的名言:“万物皆流逝”和“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赫拉克利特已经看到事物内部存在对立面的矛盾,他将矛盾对立和事物的运动联系起来,正因为万物都是不断运动变化的,所以充满了种种矛盾和对立;也正是由于种种客观的矛盾和对立,事物才是不断运动变化的。但是,辩证法的出现与对“存在”探讨即与本体论问题的探讨密切相关的,希腊哲学家都是在探讨本体论问题的意义上使用辩证法的。也就是说古希腊的辩证法都具有本体论维度。

事实上“作为辩证法的奠基人之一”的赫拉克利特哲学也是关于“存在”的“存在”的学问,即关于世界的本原、始基的本体论追问。与先前哲学家否定本体动变性的哲学思维不同的是,赫拉克利特哲学更多地是从运动变化的角度,紧紧抓住现象世界川流不息这一共同而又明显的特征,把“流变”作为主线来阐述本原问题。按照赫拉克利特的理解,既然世界万物是由本体物转变而来,那它们的变动本性也只能源自于本体物自身,倘若本体存在物不具有动变的本性,那它何以具有转变成万事万物的性质和可能呢?因此,必须把外部世界——相对于思维的内部世界而言的包括人在内的一切存在物,理解为处于永恒的运动、变化中的变体的存在,把变体存在的变动本性理解为本体存在物,如:火、气、水等的变动本性的产物和表现,这正是赫拉克利特哲学思考问题的朴素辩证的思维方式和思维逻辑。所谓“逻格斯”,就是指本原“火”及其生成的万事万物必须遵守的尺度和比例、平衡关系的规律,是隐藏在现象背后的比现象复杂得多的事物运动变化的本质。虽然人们的感官并不能直接感知“逻各斯”,但是如果人们不能理解并进而服从“逻各斯”的制约,人们就无法把握事物的变化和规律,正如赫拉克利特自己所说的那样“必须遵守这共同的东西。尽管逻格斯乃人人所共有,但许多人却像自己有着特殊聪颖似地生活着”。可见,“逻格斯”不仅是本原“火”燃烧的“分寸”、尺度、规律,而且也是支配一切人、为人所共有、普遍起作用的东西。显然,“变”的运行遵循着“逻格斯”的制约和规定,具有规律性。

黑格尔所理解的辩证法是柏拉图在《巴门尼德篇》中所论述和使用的范畴的结合和分离的方法以及在《智者篇》中的“通种论”的方法, 把辩证法理解为范畴的矛盾演进,而且黑格尔更看重柏拉图既把辩证法看作是通达于本体的方法而且将其看作是本体,看成是哲学的最高学问,因为在柏拉图那里是理念与辩证法一体,在黑格尔那里则是绝对精神与辩证法一体。在这个意义上,黑格尔确实是遵循了柏拉图辩证法的路向。当然黑格尔也看到了柏拉图辩证法的形式主义的问题,他的绝对精神的辩证就是在唯心主义基础上彻底地消除柏拉图论述“普遍性东西”的过程中形式主义的残余。

马克思指出:“我的辩证方法,从根本上来说,不仅和黑格尔的辩证法不同,而且和它截然相反。”在黑格尔看来,思维过程,即观念是独立主体的思维过程,是现实事物的创造主,而现实事物只是思维过程的外部表现。我的看法则相反,观念的东西不外是移人人的头脑并在人的头脑中改造过的物质的东西而已。” “在他那里,辩证法是倒立着的。必须把它倒过来,以便发现神秘外壳中的合理内核。”很明显,马克思在辩证法的出发点上采取了苏格拉底辩证法的路向即:以现实的人作为出发点。当然,马克思没有仅仅停留在苏格拉底辩证法的路向上。马克思所说的“物质的东西”, 并不是指脱离人的抽象物质 而是指现实的人的现实的创造物 ,也包括人所创造的一切社会关系。也就是说 ,马克思所谓的物质 是他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所说的“感性活动”。同时马克思用人的现实的物质生产活动来规定人,在某种意义上 ,人就是其物质生产活动。“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活 他们自己就是怎样。因此 ,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 ——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 ,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马克思正是通过对现实的人的规定,创建了新的历史观。这也就解决了黑格尔在人类历史观领域所无法解决的问题。另外,强调事物的普遍联系与永恒发展的辩证法学说,就其本质来说,必然要求人们用运动、变化、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必然要求人们把事物、世界、历史看成是变动不居的。所以,辩证法的必然结论是批判的、革命的。而马克思辩证法恰恰突显了哲学“改变世界”的理论功能。马克思的辩证法与历史上所有哲学理论的根本异质还在于它开辟了新的方向, 使哲学由解释世界转向改变世界, 突出了辩证法改变世界的理论功能。“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马克思以实践思维方式和思维逻辑取代黑格尔的思辨思维方式和思维逻辑,从而创立马克思主义的实践辩证法形态。

 
版权所有 德州学院党委、校长办公室
学校地址: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大学西路566号
邮政编码:253023 电话:0534-8985888 邮箱:dzumsk@dzu.edu.cn